<noframes id="111pr">
        <address id="111pr"></address>

        <progress id="111pr"><meter id="111pr"><mark id="111pr"></mark></meter></progress>
  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 >德育園地> 詳細內容

          學黨史見行動|為了滿天的星辰——新城學??剌z保學紀實(一)

          來源: 發布時間:2021-05-14 08:44:50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
          天,陰沉沉的。

          吳涯老師匆匆地喝了兩口粥,順手拿了一個饅頭,便直奔辦公室。

          “包老師,我與朱維老師、高可老師要去雨花區洞井鎮,做劉勇鵬同學(化名)的勸學工作……”剛爬到四層樓的吳老師氣喘吁吁地說,嘴角邊還沾著一粒饅頭屑,“麻煩你安排一下公車?!?/span>

          “哦,好的!控輟保學是頭等大事,關系孩子的未來。劉勇鵬同學本周又沒按時返校嗎?”我邊填派車單邊關切地問道。

          “唉,是滴呢!”吳老師輕輕地晃了兩下腦袋,然后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道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留下來就留下來

          說起劉勇鵬,新城學校的師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他是學生科的“??汀?,是教師辦公室的“編外人員”,是學生眼中“老大”,可是,就是這樣一個“叱咤風云”的人物,已經連續兩周沒來學校上學了。

          劉勇鵬曠課逃學是司空見慣的事情。但連續兩個禮拜沒返校,這可是第一回哦。

          “怎么一回事呢?生病了?與老爸吵架賭氣了?還是又回到他曾經打工的酒吧?家長電話不接,微信不回,到底怎么回事呢?”吳老師心里只犯嘀咕,不親自去跑一趟,心里總像有個什么東西擱著。

          車在洪流中穿梭,馬路兩邊盛開的月季和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吸引不了吳老師的眼睛,她的腦海中閃現出的是第一次見到劉勇鵬的情景。那是本學期學生報到的第一天,一個清瘦的中年男人領著一個矮矮墩墩、染著黃色卷發、穿著蘿卜褲的學生來到學生科報道。

          “同學,你叫什么名字,讀初幾呀?”學生科許科長臉帶笑容、和藹可親地問道。

          劉勇鵬斜坐在木沙發上,翹著二郎腿,翻著白眼,望著天花板,頭也不歪一下,似乎許科長問的不是他。

          “老師,這是我兒子劉勇鵬,因為調皮搗蛋,打架斗毆,吵鬧課堂,還頂撞班主任……”

          “不清楚就不要在這里瞎掰哦?!敝心昴腥说脑掃€未說完,劉勇鵬轉過頭,皺著眉頭,惡狠狠地瞪著他的老爸,吼道,“我頂撞他了嗎?是他看人不來好么!老子看到他那高高在上假模假式的樣子,我就想揍他……”說完,一口唾沫吐在地上。

          “我們學??杀韧饷娴膶W校嚴格多了,不是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的哦?”許科長看到這家伙把口水吐在地上,感覺到這個學生不止表面有劣跡行為,內心深處的陰影也一定很大。

          “如果你愿意在這里讀,我們歡迎,如果不愿意,那就趁早回原學校,還來得及……”許科長嚴肅地說。

          “哼哼,留下來就留下來,老子見得多了,誰怕誰呀!莫會你還能將我吃了?”劉勇鵬不屑一顧地瞟了許科長一眼,漫不經心地從鼻孔中擠出這句話。

          從此,劉勇鵬開始了新城學校的學習生活……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子,你來了

          “吳老師,快到了,是哪一個小區呀?”司機劉師傅的話打斷了吳老師的思緒。

          “哦!這么快就到了呀!”吳老師從沉思中驚醒過來。

          按著學生信息表上登記的詳細地址,吳老師一行三人穿過兩個彎彎曲曲的小巷,在一個老舊小區的里終于找到劉勇鵬的家。敲門之后,開門的是一個80多歲的老娭毑。

          腳還沒踏進家門,一股嗆人的氣味迎面撲來。吳老師、李老師不禁捏了一下鼻子,朱老師主動上前與老娭毑打招呼。

          “娭毑,這是劉勇鵬的家嗎?我們是新城學校的老師,我是劉勇鵬的談話老師,姓朱。這位是高老師,是劉勇鵬的值班老師?!敝炖蠋熯呎f邊用手指了一下高老師。介紹完自己與高老師,朱維老師轉過身,把吳涯老師特意推到老娭毑的面前說,“娭毑,這位是吳老師,也是劉勇鵬同學的班主任?!?/span>

          “唉!你港了那么多,我一句都聽不清楚,”老娭毑疑惑地望著站在她面前的吳老師與朱老師。

          三個人相視一笑??磥砝蠆謿灿悬c耳背,輕言細語地對話只怕是“瞎子點燈——白費蠟”

          “娭毑,請問,這是劉勇鵬的家嗎?我是新城學校的老師,姓吳,是劉勇鵬的班主任老師,劉勇鵬同學在家嗎?”吳老師大聲說道,生怕老娭毑還聽不到。

          “哦,是鵬伢子的老師呀!我是他的娭毑。老師,鵬伢子是不是又在學校犯事啦?唉!”老娭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“沒有呢,娭毑!我們是來做勸學工作的。劉勇鵬兩個個禮拜沒到學校了,我們來問問情況,他爸爸在家嗎?”吳老挨著娭毑的耳朵說。

          “哦哦哦,沒犯事就好,沒犯事就好?!崩蠆謿菜闪艘豢跉?,臉上的表情由陰轉晴,“他爸爸上班去了,不在家?!眾謿餐nD了一下,示意我們進屋,“老師,進來,進來坐?!比缓笈萘巳?。

          “今天又來得不是時候,他爸爸不在家,娭毑的耳朵又不好,這勸學工作怎么做咯,今天又怕是白來了一趟?!备呃蠋熰止镜?。

          “娭毑,劉勇鵬在家嗎?”喝了一口茶,朱老師問道。

          “鵬伢子在家,還沒起床。唉!”娭毑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,“他每天都是這樣的,晚上出去,白天睡覺。真是拿他沒辦法了!老師,你們坐一會,我去里屋把他叫起來?!眾謿惨贿呎泻魠抢蠋熕齻?,一邊老態龍鐘地往里屋走,扯開喉嚨大聲喊道:“鵬伢子,鵬伢子呀,快起來,你學校的老師來了?!?/span>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手機惹的禍

          劉勇鵬睡眼朦朧地走出來,喊了一聲吳老師好、朱老師好、高老師好,然后就耷拉著腦袋,站在吳老師面前沉默不語了。

          “劉勇鵬,到底出什么事了?怎么兩個禮拜沒來上課了?招呼不打,信息也沒有一個?說說看,怎么一回事?在學校被欺負了?是學校管理太嚴了,你承受不了?”吳老師一口氣問了一連串的問題。

          她心里清楚得很,這一個多月以來,劉勇鵬雖然身上的毛病不少,但也沒有弄到“三天不打上房揭瓦”的程度呀!

          課堂上,他偶爾會故意尖叫一聲,吸引一下同學的目光,打亂一下老師上課的節奏,但都在可控的范圍內,只要老師用嚴厲的眼光望他兩分鐘,狠狠地說:

          “再這樣,就到教室后面去?!?/span>

          他就會慢慢地低下頭,然后直接把腦袋放在桌子上,閉目養神起來。

          作業出錯率也很高,字跡也寫得“龍飛鳳舞”,可是話說回來,就這樣一個調皮搗蛋、不愛學習的孩子,他能靜下心來完成老師布置的任務,已屬不易了。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老子在以前的學校從不聽課,從不做作業的,我在這里能幫你做點作業就很不錯了,你們千萬別得寸進尺?!?/span>

          古人言;久病之人不宜猛藥攻之。心急吃不了熱豆腐。要改掉一個壞習慣哪有那么容易的事。再說,他雖然不愛學習,但他籃球打得不錯,為人豪爽,有正義感,與同學的關系不錯,每天樂呵呵的。上個禮拜放假那天,還高高興興的與吳老師打了招呼,信誓旦旦地說星期天下午會準時返校的。

          劉勇鵬望著吳老師,仍然一言不發。好像剛才吳老師問的一連串問題不是問他一樣。

          “到底什么事,你說句話呀。沉默不能解決任何問題?!眳抢蠋熃辜钡膯柕?,既像詢問,又像安慰。

          一個多月的相處,吳老師對劉勇鵬的脾氣性格已經摸得八九不離十了??粗鴦⒂蛮i低著頭,一言不語,知道問題肯定出在家里。

          “劉勇鵬,是不是你回家之后,好吃懶做,衣來伸手飯來張口,抱著個手機沉醉其中不能自拔呀,你老爸看不下去了,罵了你,你與你老爸吵架了,然后你就賭氣不來上學,我說得沒錯吧!”吳老師繼續追問。

          劉勇鵬張了張嘴,臉慢慢地漲紅起來,卻欲言又止。

          看到劉勇鵬的表情變化,吳老師心里暗自高興,猜對了,肯定猜對了。劉勇鵬每次做錯了事,準備爭辯的時候就是這個表情。

          “我在看手機,好好的,他沖進我的房間,一把搶過我的手機狠狠地摔在地上,把我的手機摔得稀爛,說我一天到晚抱著個手機,不用讀書了,打工算了,免得花掉冤枉錢!哼!不讀就不讀,我正不想讀書呢!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藍湛藍的

          癥結終于找到了,問題就好解決了。

          解鈴還須系鈴人。吳老師按照劉勇鵬提供的電話號碼,把劉勇鵬的父親叫了回來,三人對六面,擺事實、講道理,動之以情、曉之以理,講解法律、權衡利弊。

          經過吳老師、朱老師、李老師反復的溝通與思想工作,劉勇鵬爸爸終于答應,只要劉勇鵬好好讀書,到時就給他買一部新手機,但前提是只能周末玩,并且晚上12點前必須上交手機。心里的癥結解決了,劉勇鵬哭喪的臉上終于有了青春的笑容。他哼著小曲,換上校服,愉悅的收拾好書包,跟著吳老師一行回到了學校。

          “吳老師,你看,天空好藍好藍的喲?!眲偟叫iT口,劉勇鵬興奮的嚷道。

          吳老師抬頭往天上望了望,真的,天空,湛藍湛藍的。一只雄鷹從天際劃過,留下一道美麗的弧線! (辦公室   包敦同)
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【打印正文】
          亚洲国产高清在线观看视频-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-国内偷拍高清精品免费视频-欧美av在线